南叁

周更变月更

【楼诚】捉住这只青瓷精!(一发完)

如有撞梗,马上删文。
后面结尾有点匆忙……
第一次尝试这种类型……时间也比较紧……就这样吧……大家加油啊。

(1)
明诚是只青瓷精。
这事儿,开始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刚被制作出来的时候,一个小孩端着他,把他搬到市上去卖。那小孩端着的时候,嘴里一个劲儿地叫着:
"啊,沉!啊,沉!!"
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没有灵性的瓷瓶子,并没有听懂这句话,只是依稀记住了它的发音。

后来,他被买走了。买他的是个穿着一身白衣的胖子。
那人捧着阿诚,仔细端详了一番
"嗬,这瓷瓶儿真沉!嗯,长得也不错,那个整天板着脸的冰山美人儿一定喜欢!"

然后,他就被摆在了冰山美人的房间里,正对着他的卧床。
那个白衣胖子天天来骚扰这房间的主人。一口一个美人,腻歪得很。渐渐地,那美人居然也就接受了,不再在每次胖子叫他美人的时候踹那胖子了。只是会红着脸偶尔回一句
"先生,请自重。"
"自重?"那胖子笑着,"我要是再重下去我们美人可就不要我啦!"
呵,还挺有自知之明的。阿诚这样想。那时的他已经能听懂人类说话了,大概是经常被那胖子恶心,总算是憋出来了些许灵性罢。
再后来呢,他们俩居然变本加厉。胖子缠着美人,要和美人光着身子打架。
为什么不和睦相处呢?阿诚想道。

在两位主人的亲切帮助下,阿诚终于是憋够了灵气,成功成为一只青瓷精。

不对,还有。
每只修炼成精的妖精,都是要去天庭的妖精办事处报备一下的。

(2)
阿诚到了天庭办事处,开始填表。

接待员是一只方便面精,叫李熏然。
第一个空栏阿诚就犯难了,
"请问,姓名这档应该填什么?"
李熏然从零食堆中抬起头
"哦,那档啊。你在凡间的时候,凡人第一次看见你时叫你的那个字就是你的名字。"

阿诚沉思片刻……
"不好意思,再问下,啊——沉怎么写?"
"阿诚?来,我帮你写!"李熏然很是热心,抹了抹手指上的饼干屑就拿笔开写。"嗯……阿诚……你的种族……?"
"青瓷。"阿诚道。
"……好嘞!来,这儿还有份合约要签。这里的名字可得你自己写了啊,不然被三哥看见了我帮别人签合约,可又得骂我了。对了,三哥是只山竹精。最近咱办事处停电,经常黑漆漆的,老看不见他。我可得防着他点儿。" 李熏然开启了他的话唠属性。
"哦……好。那么请问合约是什么啊?"阿诚努力把话题拉回。
"合约嘛,就是你得保证你在凡间不会和凡人恋爱啊!如果违约,你就得交5000万违约金呢!"李熏然一手抓着一袋干脆面,一手递上了合约。
"这简单。"阿诚心想,接过合约,模仿着李熏然的笔迹潇洒地签了名。
"好啦,一切程序都办好啦!!" 李熏然笑道,
"那么,凡间欢迎你!"
"青瓷精——阿诚!!"

(3)
阿诚终于到了凡间。
他化为人形的模样和名字很不相符。啊沉,身子却瘦得厉害,细胳膊细腿的。他施了个法术照了照镜子,唔,眼睛大得出奇。阿诚翻出从办事处顺来的《凡间妖精生存手册》,对照着身高推算出了自己人类年龄——15岁。按手册上说,这应该相当于妖精的600岁吧。虽然是瘦了点,但这模样阿诚自己心里也是欢喜的。他收了收妖气,雄赳赳气昂昂地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凡间一游。
阿诚在这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兜兜转转,
"嗯,这城市还是不错的。"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。
他尤其喜欢这城里的古玩店,他进去逛着,故意散发出妖气,气得那些灵气不够还无法成精的同类们发出"嘡嘡"的撞击声。怎么样?羡慕吗?嫉妒吗??诚总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逛遍了全城的古玩店。
结果不到5小时,诚总这嚣张劲儿就没了。
他饿了。
阿诚急忙翻阅手册,食物这一章下赫然写着:
到达凡间未满一百天的妖精无法辟谷,食物自寻
"什么?!什么叫‘自寻’??!你在逗我?!!!" 阿诚怒道,不带这么玩儿的啊!按他这五小时就饿肚子的节奏,那他呆了一天不就得饿死?!
这城里也有卖食物的地方,但要花钱啊!钱呢?!他没有啊!!为什么不给妖精配带一定的积蓄?!!阿诚坚信,这是个bug啊!!一个大bug啊!!!!
阿诚干脆自暴自弃了。大不了就再上次天,修炼个五百年重新来过嘛!!
他收了妖气。他怕同城的饿友们闻到了他的味儿赶来吃他呢,现在他可没有力气反抗。
"弱肉强食啊……" 阿诚感叹道。"上了天,我一定要给办事处写投诉信!这服务太不周到了啊!" 他走到了一个大门旁坐下了。等死吧……没想到咱第一次化成人形来凡间就这样饿死了。
"咦,这儿怎么有个小孩儿?" 一个人停在了阿诚跟前。
阿诚抬头,瞪了他一眼:"你才小孩儿呢!老子今年正好600,你还叫老子小孩儿?!" 不过这话他当然是没有说出口的,他现在没了力气可怂了,说出来怕被人打死。
"呦,还瞪我呢。" 那人依旧没走,"小孩儿,你爸妈呢?"
爸妈?难道说我是青瓷瓶子哪来的爸妈?
"我爸妈……去世了。" 阿诚还是聪明的。
"哦……对不起啊。" 那人竟好像低落起来,同情地看着他,"你就一个人啊?"
"嗯……" 这人怎么还不走,还让不让人好好升天了啊。
"那要不……你去我家吧?现在天也怪冷的,你穿的又少。"那人说。
"……不去。" 阿诚在手册上看到过,这是凡间拐卖儿童的人贩子的基本套路。我可不会上当。他想道。
"晚上很冷哦。"
"不去。"
"晚上很黑很黑哦,你不怕吗?"
"不怕。不去。"
"晚上可能会有坏人来抓你哦。"
"不去。" 你不就是坏人吗……
"我家里很暖和啊。"
"不去。"
"我家里还有弟弟陪你玩啊。"
"不去"
"我家里还有很多衣服可以给你穿。"
"不去。"
"……唉"
呼,这人终于要走了。终于能安心升天了。
"我家还有很多好吃的啊。"
"……"

明家上下都知道今天明大少爷带回来了一个小孩儿。
不对,应该是捡。
据大少爷说,他放学时发现校门口有个小孩儿,父母没了,怪可怜的,就顺道儿带回来了。
那小孩儿十四五岁的样子,个子不高,很瘦,眼睛大大圆圆的,很是好看。只是他不爱说话,看谁都是怯怯的样子(明诚: 废话,鬼知道他们是不是收住了妖气的饿友啊!我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好嘛!)
他上了饭桌,就一番狼吞虎咽。引得大家一阵心疼: 唉,这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吃不饱吧!真可怜……
大小姐在饭桌上当机立断:
"这孩子咱明家收养了!"
收养?收养是什么??阿诚懵了。
他偷偷问身边服侍的仆人,那仆人笑道:
"意思就是你是明家的一员了!喏,他是你大哥,那位是你大姐,你还有个小弟明台,不过他今天考试考砸了被你大哥罚跪去了,你以后就会看到他啦。"
哦……阿诚似懂非懂
"那我每天都有东西吃了对吗?"
那仆人哽咽了,这孩子真苦,每天有吃的竟然是他最大的梦想。
"是的……"
嗯,这还差不多。阿诚满意了。那我就屈尊住在明家吧!

(4)
"你叫什么?你有名字吗?"
饭后,明大少爷才想起来自己竟不知道这孩子叫什么。
"我叫阿诚。" 阿诚尽量不把自己的得意表露出来,毕竟咱现在也是有名字的人了,挺直了腰杆说话。
"嗯……阿诚。好名字。" 明少爷笑道,"那你就叫明诚好吗?我叫明楼,以后就是你大哥了。"
"嗯。" 唔,明诚,这名字还不赖。我们诚总也是满意的。不过叫大哥嘛……还是胡乱瞒过去吧……咱也是个600岁的妖精了,叫一个似乎二十岁都不到的人大哥实在是不习惯。
明楼带着阿诚上了二楼,进了一间小房。
"这儿就是你的房间了,你一个人睡哦,不会怕吧?"
"不会!" 瞎说什么呢!咱可是修炼了500年的妖精,难道会怕这个??!明诚想道。
过了两小时,明诚后悔了。
小房间里没有窗,漆黑一片。屋外下起雨来,风呼呼地吹着。雨声夹杂着风声,在刚来上海第一天的明诚看来,实则可怕。
明楼安顿好了阿诚,也准备睡了。毕竟明早还得上学呢。
"小孩儿看着挺硬气的,不会怕黑的吧。"
结果,小孩到底是小孩儿。明楼刚想着,就听到了敲门声,随后进来的,正是明诚。
"额……大哥……" 情急之下,这本不愿叫的称呼都蹦出来了。
"大哥……屋外下雨了……我怕你害怕……就来陪陪你……"
明楼笑了,"哦,我们阿诚真贴心!" 他拍拍的身边,"来,陪我躺着。"
明诚急忙跑了过去,蹦上床,随着一声雷响,紧紧抱住了明楼的一只手臂。
"好了,睡觉了啊" 明楼拍拍他的头,熄了灯。

明诚发现明楼居然有点帅。
自从那天晚上起,明诚就干脆睡在了明楼房间里。
晚上明楼就着台灯看书,台灯橘黄的光撒在明楼高挺的鼻梁上,微卷的睫毛上,在墙上映出一张好看的侧脸,轮廓清晰,别有韵味。
明诚有些看呆了,过后,又甩了甩头:
"我在想什么啊!!一定是这凡人平常对我好,我被感动到了而已!而已!!"
是啊,明楼平时对明诚很好。
明诚来明家的第二天,明楼就带着阿诚去商店买衣服,一买就是三十几件。用明镜的话说,明楼对自己女朋友都没这么阔气过。
明楼为了锻炼阿诚这小身板,每天清晨带着他跑步,或在院子里练羽毛球。明诚倒是没壮实多少,明楼自己却瘦了好几斤。
明诚的一手钢笔字也是明楼教他练成的,还有读书认字,以至于各种学科的学习,全是明楼一手操办的。
明诚是妖精,头脑自然是要比凡人灵活很多的,知识学了就会,背书又可以说是过目不忘。这也印证了明诚初到明家时明楼对众人说的,
"明家养花养牡丹,养草是兰草。"

明诚感觉自己好像对明楼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苏苏软软的,看到了明楼就想笑。
一次,他无意在镜子中看到自己的脸,嗬!这不就是一张标准的痴汉脸吗!!!
"完了完了," 明诚想道,"老子好像动了凡心了。"
明诚也不是个遮遮掩掩的人,明了了自己心境的当晚,就和明楼摊牌了。只是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跟明楼说明白自己的感受。
诚总很纠结啊……
晚上,明诚像往常一样来到了明楼房间。
他看着明楼,神情严肃地说,
"大哥,我想和你……光着身子打架。"
明楼懵了。他飞速运转这他的聪明头脑。并没有什么用,卡壳了。
"啥……子…?"
明诚的语文能力到底还是有限,描述不清楚自己的感情,就干脆道,
"大哥,我喜欢你。"
"哦……啊!" 明楼这算是明白过来了,不懵了。但这可不得了,
"我……" 他刚想说什么,就被明诚的一串大叫打断了。
"啊啊啊啊诶呦我去!!等下!!!!老子这是违约了啊!!!!!!!!!"
"啥……?" 明楼再次懵了。"啥违约??"
"诶呀我和你说了你也不懂,这是我们妖精……" 明诚突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。
"妖精?!!!" 明楼瞪大了眼。屋内的空气一度安静了。
沉默。一人目瞪口呆,一人急红了脸
一会儿,明楼笑了。
"别担心,这违约金你是不用付了"
"啥?!" 这回轮到明诚懵了。

"因为,我其实是只蟒蛇精呀。"

END


评论(6)

热度(70)